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 重生之蒼莽人生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解不開的結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解不開的結

手機閱讀
  要知道丁羽當年是作為種子的存在,跟今天的學員很是相似,當然也有相當的不同,但就是這樣的一位隊員,被某些人的小動作給拋棄了!甚至就是硬生生的給踹了出去!如果說是其他方面的原因,可能還好一點,可是這里面的原因,真的是難以去提及!

  誠然當年的事情都已經處理了!甚至得到了相當的處理,但是這種處理?對于丁羽來說,是不是有點馬后炮?他心里面的這口氣可是從來都沒有吐出來?

  這個也是為什么丁羽來到了這邊之后,從來都沒有跟軍區這個娘家有任何的聯系的原因所在,全部都是避而不見的那一種,今天的情況也是同樣的如此,來的突然,甚至看這個意思,祭拜完后,就準備離開,根本就沒有停留下來的意思!

  在自己看來,丁主任的想法很是明了,你們不管怎么的去應對,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而且發生了很多年,也沒有看見你們有什么所謂的動作,至于后續為什么有了動作,這個問題?呵呵!

  所以現在丁羽對此也是非常的不待見,我過來祭奠一下我的戰友,你們要是堵門不讓進的話,無所謂的事情,我在外面祭奠一下就好,至于你們讓進的話,我也不會有任何的感激,我祭奠完結之后,就會離開,不想也不會有任何的瓜葛!就是這么的簡單!

  “丁主任,歡迎你回來!”領頭的這位,也知曉,想要消解丁主任心中的郁悶之氣,絕對不是一時之功,而且今天在家值班的領導,也就是自己,其他的領導根本就不在,而且就算是現在想要趕過來,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行的!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還是能夠把丁主任給留下來,哪怕就是坐一坐!有些事情不去談及的話,始終都會是一個隔閡,絕對不會煙消云散,特別是丁主任!大家沒有見過,但至少也是聽聞過的,是不是?

  丁羽則是又一次的看了一下自己手腕處的手表!很顯然就是拒絕的意思!

  “今天來的唐突,就是想要祭拜一下自己的戰友,并沒有其他的意思!倍∮鸩幌滩坏恼f到,甚至臉上面的表情有那么一些陰沉,“時間已經不早了!大家都還有其他的工作,日后如果有時間的話,再相聚!”

  說完話,丁羽也是率先的伸出來自己的手,站在丁羽正對面的人看著丁羽伸出來的手,心下是極其的不愿,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是拉住丁羽的手!

  “丁主任,先前古政委來指導工作,提及了相當的情況,我們的一些工作也是有待于改進!”

  拉著丁羽的手,根本就沒有要放開的意思,倒是顯得有那么一些賴皮,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說自己就這么放手的話,等軍區的領導都回來!自己就真的沒有辦法交代了!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自己現在已經放低了姿態,就不相信丁主任會直接揮手離去,如果他真的這么去做,自己也沒有什么辦法,但是相信丁主任還是會給自己留下來些許的顏面,畢竟自己現在代表的可不是自己一個人!

  丁主任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古政委的工作,一向都非常的端正,我的工作稍微有些忙,加上還有其他的事情,所以昨天晚上的時候乘機而來,那邊還有這相當的工作在等待著,不敢有任何的耽誤,不然的話京城那邊會炸鍋的!”

  “丁主任,不敢耽誤你的工作,但是你也算是回到了娘家,如果不知道情況的話,那么沒有問題,但是知曉了相當的情況,連一頓飯都沒有吃,日后就真的沒有辦法出門了!”

  看著領導如此的說話,站在后面大漢第一時間就看向了旁邊的武大隊!要知道他是第一個沖出去接這位年輕人的,他肯定是知曉相當的情況,而且看他的目光貌似不是一般的熱切,究竟是什么原因,自己還真的就不得而知!

  但是看領導的態度,聽領導的說話,自己倒是有些許的猜測,面前的這位年輕人竟然是軍區的人,應該是退役的那一種,但是領導都已經說了小話,可是這位竟然還不假顏色,甚至臉上面有些許的不喜,這都是什么情況?

  難道是因為自己嗎?看這個意思好像有點不太像!

  丁羽這一次倒是沒有看自己手腕處的手表,但是臉上面的表情顯然是有那么一些不太高興,“時間上面有些來不及,下一次吧!古政委負責相當的考核工作,他的工作很是忙碌,我對于古政委一向比較的敬重!”

  小小的警告了一番,有些話不需要說的太過于直接,自己過來就是祭拜一下自己的戰友和朋友,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意思,也最好不要衍生出來其他的意思來,那樣的話就真的不太妥當了!想來,自己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是清楚了!

  “丁主任!”來人這個時候也是松開了自己的手,如此的說話自己怎么還能夠不明白?繼續的耽擱丁主任,誰知曉會是一個什么情況和結果?他一向都是睚眥必報的,這樣的事情也不是說自己想要化解,就可以化解的,沒有想象當中的那么容易!

  而且看現在這個意思,恐怕連一頓飯,丁羽都不愿意多吃!哪怕自己放低了態度!

  帶隊的人知曉,如果再這么下去的話,彼此之間很容易會出現其他的矛盾!真的要是讓丁主任翻臉的話,自己到時候就不是吃不了兜著走那么的簡單了!

  “我送一下丁主任!”丁羽看了一眼,并沒有說話,同意還是不同意的,都沒有什么作用!

  丁羽手里面拿著東西,親自給放置到了車上面!倒是那位武大隊率先的拉開了車門,旁邊的大漢也是來開了另外一邊的門!有點小默契!

  車上面四個人,武大隊親自的開車,后面還跟著一輛車,但也就是如此罷了!車輛行駛的速度有些慢,丁羽并沒有什么關心,也沒有任何的提醒,依舊是神情落寞的樣子!

  “丁主任,埋在那里的都是英雄!”既然不能夠從其他的地方打開缺口,那么就從丁主任感興趣的地方入手就是了!“能夠從這里走出去的,也都是好漢!”

  “老鬼死了!死的很是憋屈!”丁羽回了一句!

  倒是坐在丁羽旁邊的人卻知曉這個事情絕對不是說一說那么的簡單,有關老鬼的事情,還真的就引起來相當范圍的震動!自己是知曉的!

  “我雖然讓很多人跟著一同陪葬了!但是依舊換取不了老鬼的命!”丁羽幽幽的看了一眼,“就好像剛剛被埋進去的那位一樣,死了也就是了!怎么樣都不能夠復生!”

  這個話丁羽說出來,在武大隊和那位大漢的耳朵里面,是一種感觸,但是坐在丁羽身邊的人,卻是另外的一種理解!在他看來,丁羽丁主任的意思很是清楚和明白,有些事情發生了!就注定了是無法挽回!

  自己是站了起來,沒有倒下去,如果說倒下去的話,那么還有后續的事情嗎?

  雖然自己想要反駁,但是自己應該如何的來反駁,有些事情是不能夠直接的說,那樣的話彼此就有些撕破臉皮了!丁羽丁主任并沒有做什么過分的事情,如果從這一點來說,還真的就挑不出來任何的毛病和問題!

  丁羽沒有任何針對的意思,連帶著學員等情況,也沒有任何的歧視,完全就是秉公處理的!但越是這樣,就越是讓人笑話,為什么?好歹這邊也算是丁羽的娘家吧?

  秉公處理這個沒有任何的問題,也是應該的,但是外人會如何的來看待?軍區這邊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么是好了!解釋呢?又解釋不清楚,連帶著這么多年的時間,丁羽都沒有任何要回來看一看的意思!

  現在丁羽回來了!甭管是因為什么事情?談一談總歸還是可以的,是不是?就算是不能夠化解丁羽心中的怨恨,也至少想著能夠緩解一下!但是丁主任的這個脾氣呀!還真的就不是說上兩句好話就可以的!不是這樣的!

  “丁主任,墓園那邊經常有人照顧,絕對不會讓我們的戰士和干部有任何的心寒!”

  “有心了!”丁羽感嘆了一句,“說起來,那里面我認識的不多,甚至相當多的人,就只是知曉一個代號而已,連他們究竟是什么人都不是知曉的那么清楚!我的一位老長官曾經跟我說過,這一輩子的愿望,就是能夠埋葬在里面了!但是后來也沒有任何的消息了!”

  所謂的沒有了消息,代表的意義是多樣的,坐在前面的武大隊和大漢他們兩個人就是帶隊的,所以他們對此可以說是尤為的清楚,可能是退役了!也可能是在戰場之上消失了!不過說起來,可能后面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默默付出的人,我們的國家才會如此的安全!”

  不過丁羽卻沒有要接這個話題的意思!坐在旁邊的人看到丁羽沒有什么興趣,也是看了一眼前面的大漢,“丁主任,武旭大隊長你已經見過了!這位是魯廣明魯大隊長!武旭負責的是原來的分隊,魯廣明負責的是新的分隊!兩名被候選的隊員,其中一名就在魯大隊這里訓練!”

  大漢不由的就是一愣,隨即立刻的就轉過來自己的身體!雖然并不是那么的方便,但還是打了一個敬禮,“丁主任,你好,我是魯廣明!”

  先前是真的不知曉這位究竟是誰?但是提及到被候選的隊員,自己的精神一下子的就警醒了過來!正兒八經入選的那位是什么情況,自己倒是知曉,因為隱瞞的并不多,自己看過來,也是借鑒過,并不完全的適用!

  倒是被候選的那位,在自己的隊伍當中,有很多對于隊伍是適用的,而且起到的效果非常的好!只不過相當的情況自己并不是那么的了解,所有的一切都是軍區方面直屬負責的!

  但是聽這個意思,這位丁主任好像是負責學員和候選隊員的,這倒是讓自己有了相當的興趣,不過看向丁羽的時候,依舊是有那么一些懷疑,因為丁羽實在是有些過于的年輕了!年輕的有那么一些不太像話!至少在自己看來是這樣的!

  “都已經見過了!不需要那么的客套!”

  丁羽還是先前的那副樣子,沒有任何的不同,簡直就是軟硬不吃的那一種!

  誠然武大隊的車速放的很慢,但總歸還是到了崗哨這邊,丁羽緩步的下車,沒有讓人繼續相送的意思,把東西放置到了?康哪禽v車上面!

  “給大家添麻煩了!”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之后,丁羽率先的伸出來自己的手,跟大家相互的握了一下,然后上車,驅車離開,沒有任何的停留,也沒有任何的猶豫!

  “領導,這位丁主任,是不是有點太生冷了?”

  看著自家領導,魯廣明很是不解的問詢到!自己倒是跟武大隊打過了招呼,不過這樣的事情問詢他,還不如問一下自家的領導,可能得到的訊息會更多一些!畢竟武大隊跟自己的位置平等,沒有理由他知曉的,自己不知曉!

  而且就算是他知曉一些其他方面的情況,也絕對不會知曉的太多了!這是一定的!因為兩個人都是同期赴任,前后沒有多少的差別!兩支隊伍是相互競爭的關系,但是彼此之間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私藏!

  “你不了解呀!武隊長,你應該知曉一些的,他曾經是隊伍當中的一員!雖然你沒有和他共事過!但是相聚的時間并不是那么的久遠!”

  “有過一定的了解,但是資料不全,說起來,他還是前輩!”

  所謂的資料不全,就已經是相當的可以了!畢竟現在能夠看到丁羽資料的人,絕對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么多,就算是軍區這邊,也是同樣的如此,他們所看到的資料,跟武旭看到的資料不會有太多的相差,因為具體的都已經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不過當年的時候,他的孩子過來祭拜,這個事情我是知曉的,但是后續就沒有了什么消息!大體上面就是這么一個情況!”武旭很是冷靜的回答,這個事情又不是什么機密,檔案里面是可以查證到的,自己說了,也不算是泄密!

  領導微微的搖頭,武旭對于了解的情況恐怕也是限于那位隊員,有關丁羽的情況,他們知曉的并不是那么的多,不過站在他們這樣的位置上面,知曉一些情況,也不是說不可以!

  “這位丁主任的檔案,你們要是能夠看到的話,基本上都是偽裝的!”

  “偽裝的?”武旭不由的就是一愣,“不能夠吧?!”

  “相當都是真實的,但這個就是偽裝的,你們知曉的話,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當年的時候丁主任就是我們隊伍當中的一員,就好像是今天的學員一樣,不過是待選的那一種,只不過后來因為其他的原因離開了!”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魯廣明有些不滿,“這位丁主任的心胸可是夠可以的!”鼻音都出來了!可見他的態度了!

  領導苦笑了一下,“也就是因為丁主任心胸還算是寬廣,不然的話會發生什么事情,還真的就很難說,當年丁主任離開的原因嗎?也就不說了!說出來有點丟人現眼!”

  ?魯廣明不由的愣了起來,自己好像說錯話了!這里面應該是牽扯到了什么,沒看見自家的這位領導,都是閉口不言的!

  “之所以告知你們一些有關丁主任的情況,也是讓你們日后的時候,有所了解,丁主任也不知曉會不會過來,這里可是你們的地盤,軍區的領導也不會過來打擾!要是有了這樣的機會!不要怠慢了丁主任!”

  “領導,這位丁主任現在是什么工作?感覺很是不同!”魯廣明看似很是隨意的問了一句!

  “你呀!心里面還打著小九九,網絡上面能夠查證到的資料?他是一名醫生,一名非常出眾的醫生,退役之后,因為其他方面的原因,給他補了一張本科的畢業證,但是他去了京城那邊讀了醫學院,后來去了英國進修,現在應該是博士的學位了!師從國際著名的醫生,在那個醫療組里面占據了相當重要的位置!這些都是網絡上面可以查證到的!沒有什么虛假!”

  “那也不至于如此吧?”

  領導轉動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至于看不到的資料嗎?北方的農場我想你們都應該聽說的,他的!靠著自己的能力給發展起來的!”

  “啥?”魯廣明大呼了一聲,其他的事情自己知曉的并不是那么多,但是農場的情況自己倒是知曉的,自己就是北方人,家里面對于農場可以說是贊口不絕,但是具體有關農場的事情,自己知曉的一點都不多!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聽到了如此驚天的消息!

  “不能夠吧?這位丁主任看著年紀還沒有我大呢?他能夠創下來如此的成績?”

  “有些人是不能夠比較的,現在想起來,倒是有點羞愧呀!”領導不由的感嘆了一聲!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