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 打穿steam游戲庫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太易之初

第七百八十三章 太易之初

手機閱讀
  鹿正康陷入第一重法禁虛空境。

  一片空無,他的思維陷入極大的滯澀和癡愚中。沒有什么概念存在,也沒有什么概念從他的思緒里產生。

  這一層模擬的是先天狀態,五太之前的無極狀態。

  世上萬物是因緣聚會,在無極狀態,沒有因緣,所以只有無極這樣的一個基本的概念,這個概念本身也是一種因緣,假如沒有無極,那就沒有太極,有和無相對存在,失去一方,那就無所謂有無了,所以無極不是孤立的概念,既然有了無極,那必然會產生太極。

  應該說,這是一個反推的論證。智慧者生活在太極中,所以太極必然是存在的。

  鹿正康在這樣的虛空里,要堅信自己的存在,并且想象出自己的存在的基礎。

  所謂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于無極。

  從太極進入五太的第一階段太易,太易者,陰陽未變,恢漠太虛,無光無象,無形無名。寂兮寥兮,是曰太易。太易,神之始而未見氣也。也就是宇宙還只有空無虛空的狀態。

  其實東皇木第一重法禁也就是在太易的階段,只是無限接近無極而已,無極的狀態或許連仙人也無法知悉,只能是去盡可能得模擬猜測。

  為了模擬無極的狀態,第一重法禁壓制了修士的靈識,將之打回迷蒙不清的胎藏中,剝奪了后天的思維,只留下先天的意志,嬰孩在母胎中有的就是遺傳帶來的本能,思考能力十分稚弱。

  鹿正康在這樣的環境里,回溯自己的先天。

  ……

  人的紅塵里打滾太久,便遺忘了自己的過去。

  庫容馬克。

  機械鹿被推進手術室。

  他身上最后的一個器官即將被替換為生物組織,也就是大腦。

  為他執行手術的,是蘇湘離留給他的工程工具,一整套的機械動力工廠,一個會自我增值的機械怪物,在這個機械動力工廠的程序中,最高權限是蘇湘離,機械鹿則擁有第二權限。

  機械鹿本以為,自己將被換上一顆屬于機械鹿的大腦,一顆儲存了他機械腦核心邏輯和記憶數據的生物腦。

  但呈遞在手術床旁的,是一顆被浸泡在福爾馬林里的古老的腦組織。

  這顆大腦被取出來,進行活化培養,提取數據,克隆成全新的大腦組織,安放進了機械鹿的軀體。

  至于那顆機械腦,被小心地安置在托盤上,上面還沾著許多冷卻液,不斷順著元件的棱角往下滴落著。

  鹿正康慢慢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試探著活動著自己的手腳。

  機械工廠的子體們搬來一塊漂亮的長方鏡子,鹿正康看著鏡中的自己。

  “heo,ord”他微笑著。

  ……

  鹿正康從幻境中抽離,他成功煉化了第一重法禁,現在,他可以控制乾坤界入口的開合,以及在乾坤界內聯通的目的地了。

  他這一晃之間,忽忽的就過去了將近一個月,太快了,太快了,鹿正康覺得自己的時間管理這一塊還真缺點水平。尤其啊,那幫種田的學徒們有意見,鹿正康只好打發他們也去幫著布置大陣。

  一個人下線太久,最害怕的就是滿屏的消息了,鹿正康與弗道子通信平均每天一封,有時候兩三天不發,有時候一發兩三封,這音書傳信整得跟聊天軟件差不多了。凡人相別千里說不定就是一生之訣別,修士想聊天其實也不是很方便,尤其是大家都注重保密和傳統的這個年代,修士們大多愛用書信、密匣等載體傳遞信息。

  鹿正康其實在考慮啊,把七仟塢的人改邪歸正,讓他們的功法充當無線電基戰,如此一來豈不是跑步邁入信息時代?

  尤其是無線電的信息傳播方式很容易破圈,比起心印那種帶有宗教色彩的傳輸方式更溫和,更開放,有很強的破圈效力。

  大有搞頭哦。

  總歸現在是十月底了,眼看著新年將近,楊國境內,隨著豐收的時節到來,歡慶的氛圍也在濃郁起來。

  由于心印的廣泛傳播,以及鹿正康限速限流的措施,導致了社會道德水平極高,真的,鹿正康活了三輩子,也就是在世紀末的一些地方能見到這種溫馨的場面,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確實是這樣的。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天下大同。周邊國家的許多百姓慕名遷徙入楊國,對此也只有一句話“既來之,則安之”,讓他們來,讓他們安頓,讓他們誦持咒文,當一個衣冠上國的優質公民。

  鹿正康覺得,憑現在楊國的社會體制,只要給予發達的生產力,整個結構很快就能進步起來。這些他也在有條不紊地推進,譬如土地所有制的改革,譬如勞動分配制度的改革,雇傭體系的改革等等。

  給弗道子的通信里,鹿正康回信的內容通常就那么幾個方面,一個是客套話,一個是當文抄公給他連載武俠小說,三來是與弗道子探討一些修行問題,四來是詢問青寧子的近況,再有就是詢問天下各派的行蹤了。

  弗道子也是堂堂春分山首席,他平時是要處理很多門派內務的,自然消息靈通。

  他給鹿正康寄來的這一堆信里,就有七仟塢的異動,說是派了一些弟子朝中原方向趕來。

  等這些鳥人到嶺南一帶,差不多就是十一月中旬。

  到時候看鹿正康的手段,若是能把這幾個前鋒忽悠住,那他還有一段安生的日子好過。

  現在當務之急,是給弗道子回信,他這一個月沒收到回信,簡直是要有些小脾氣了。鹿正康早給他寄過一封信說自己要閉關,不過弗道子給他發信的頻率殊無減緩的意思。

  “弗道子老兄,

  “見信如晤,好久沒給你發消息,我已經出關,本以為一兩天就能解決,沒想到這一晃神就是一個月,幸而忙碌的事情總算是完成了所期待的目標。你不必擔心我的安危,如果我真的要遇到劫難,我不會通知你,如果我遇到的劫難不在我的掌控范圍外,那也不必通知你。如果那天你來找我,我真的音信全無,那就說明我隱跡匿蹤四處游玩去了,等我想回來的時候,自然會回來的。

  “青寧子你要照顧好,告訴她我時常會想起她,不過好久沒見面了,近乎要忘記她的面容,那也無妨,她的骨色我還記憶猶新。讓她不必為我的事情擔憂,再三強調了,我是好人來著。

  “就說到這兒吧,有空你可以來我這里坐一坐,要是事務繁忙脫不開身,你就不必來。

  “天蒼五十七年十月二十七日!

  鹿正康撇撇嘴,又笑了笑,君子之交淡如水,和弗道子這樣通通音書卻不見面,別有一番人間滋味。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