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 港島時空 > 第五百八十章決定(二合一)

第五百八十章決定(二合一)

手機閱讀
  早上九點左右,港島國際機場出口,c7手中提著一個袋子走了出來。

  港島今天的天氣有些不是很妙,天氣陰陰的,感覺像是要下雨的樣子。

  現在是冬季,雖然說港島的冬季并沒有多冷,不過下了雨,那溫度也是挺低的。

  好在c7多穿了件外套,雖然有一些風,不過倒是并不覺得冷。

  抬頭四顧,c7視線最終在一個報攤前停下,隨即快步走了過去。

  干他這行的,每到了一個新地方,總要盡快了解每個地方的新聞。

  走到報攤前后c7直接丟給了報攤老板五十元港島幣,隨即就自顧自的拿起報紙看了起來。

  c7看的不止是一份報紙,幾乎每份報紙他都翻開看了看。

  報攤老板得了五十塊錢,也不多說什么,只要最后c7拿走的報紙不過分,他也不會多說什么。

  任何年頭,有錢的終歸是大爺!

  今天早上港島的報紙基本上報道的都是昨天晚上發生在銅鑼灣路口的槍戰案。

  在職總督察被人當街槍殺,這個新聞足夠勁爆,深挖下去的話甚至可以做成一個系列。

  任何行業對于系列作品都是比較情有獨鐘的,不為什么,只是圖這東西有賣點又省心!

  幾乎把報攤的所有報紙頭版都看了一眼,c7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當地報紙的報道可以很清楚的反應出某一件事的嚴重性來。

  報攤的這些報紙報道的事情足以反應托爾昨晚當街槍殺黃瑾事情的嚴重性。

  毫無疑問,托爾已經被港島警方給盯死了!

  想想托爾那個倔脾氣,想要將對方拉離港島,c7突然覺得心有點累!

  拿了一份以前聽過的報紙,c7這才轉身離開,他也沒跟報攤老板找錢,這點小錢,c7早已經看不上了。

  拿著袋子出了機場,攔了輛的士車坐下,讓司機拉到市區一家酒店,隨即c7便閉上眼。

  他昨晚休息的并不是很好,一直在擔心托爾,剛才看了那么多報紙報道,c7心里又沉重了幾分。

  就在c7想著怎么拉托爾離開港島的時候,出租車的收音機開了起來。

  c7本來是有些不耐煩的準備讓司機關掉,不過在聽到開頭后他已經顧不上讓司機關掉了。

  只聽收音機里傳來了一個好聽的女聲:“關于昨晚在銅鑼灣路口發生的撞車槍擊案,今天早上灣仔區警方召開記者招待會進行了解答。

  下面請聽現場錄音報道!

  女聲消失,隨之響起的是一個年輕的男人聲音:“各位媒體記者大家好,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灣仔區刑事科的負責人趙雄。

  有關昨晚發生在銅鑼灣路口的槍擊案一事現在我給大家做一個案情通報!

  昨晚八點左右,我灣仔區反黑組組長黃瑾總督察帶著五個伙計,加上他一共六人兩輛車準備去執行公務。

  途經銅鑼灣路口時一輛車突然沖出撞擊了開在前面的黃瑾總督察所開車輛。

  隨后該車上下來了一個持槍匪徒,趁著我方警員還沒來得及救援的情況下對黃瑾總督察致命位置進行補槍。

  隨后更是開槍打死打傷了一共兩名伙計,最后在現場劫持下一輛車逃走。

  我方在現場的警員立即開車追上,因為該匪徒開車極其瘋狂,我方警員怕傷害更多無辜,最終沒有追上該匪徒!”

  收音機里的男人說話聲到了這里突然停頓了,這把正開車聽得入神的司機和后座上c7給急的。

  就在司機想要抬手去拍打收音機是不是壞了的時候,趙雄的聲音總算再次響了起來。

  一口氣說了那么多話,趙雄停頓這么一會是在給在場的記者消化時間,也是讓自己歇一口氣。

  “隨后醫院救護車趕到現場,黃瑾總督察和另外一名伙計確認當場中槍身亡,和黃瑾總督察同車的伙計因為車體撞擊陷入昏迷,隨同另外一名中槍伙計被馬上送去醫院搶救。

  所幸這兩位伙計目前已脫離了危險期,正在醫院靜養。

  當街故意槍殺在職警員,發生這種事情是我們警方的失職,也是該犯罪嫌疑人的肆無忌憚!

  在趕到現場后我馬上組織人手圍繞著黃瑾總督察展開調查。

  率先鎖定了黃瑾總督察反黑組最近盯著的三個主要目標,洪興社的蔣天生、狼鼠和大佬b。

  經過我們警方全體人員的努力,最終確定了出手那人的身份,正是亞洲近兩年來小有名氣的殺手托爾。

  凌晨的時候我們找到托爾的落腳點,悄悄到達其落腳點準備進行圍捕,可惜該殺手實在太過警覺。

  我們警方與他發生了槍戰,最終托爾自己開槍自盡。

  隨后我們對蔣天生等人進行了審訊。

  蔣天生和狼鼠兩人都承認了雇傭托爾來殺黃瑾總督察這件事是他們兩人做下的。

  至此,昨晚發生在銅鑼灣路口的槍擊案告破。

  目前我們警方已經將這件案子按照程序上報律政司,等待案件開庭!”

  趙雄通報完案件情況,隨后便是在場記者的問題詢問。

  可這些c7都已經不在意了,他現在腦海里只剩下了一個意識托爾死了!

  自己唯一的親弟弟托爾,竟然就這么死了?!

  c7雙眼不由有些瞪大起來,他實在不愿意相信這件事是真的!

  直到司機將車停在中環的一家酒店門口時,c7這才回過神來。

  有些木訥的把車錢付了,c7打開車門下了車,頓時只感覺自己頭頂有些濕漉漉的。

  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這個時候竟然已經下了雨。

  也沒用袋子放到自己頭上擋雨,c7就這么淋著雨走進了酒店里。

  付錢開了一間房間,來到房間打開門走了進去,坐在沙發上,c7現在什么都不想做。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后,c7這才回過了一些神來,隨手拿過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機,隨著屏幕亮起,熟悉的聲音響起。

  這不是自己剛剛在車上收音機里聽到的新聞電視版本嘛。

  看著電視屏幕上那個坐在正中間說著案件報告的年輕男人,c7雙眼慢慢聚焦起來,恨意慢慢彌漫雙眼。

  最后直接將遙控器狠狠摔在了地上。

  “達華!”發泄過后,c7口中不由呢喃出一個名字。

  這是托爾的本來名字,達華,駱達華!

  而他c7,是駱敬華!

  老天對他們兄弟倆人總是不公的,擁有絕對的用槍天賦,卻又患有致命的家族遺傳病。

  人總說老天爺給你關上了一扇窗,自然會幫你再打開另外一扇,可在他們兄弟兩人身上,這扇窗,只是開了一半

  越想,駱敬華心里那口氣就越不順!

  憑什么自己弟弟要落得這么一個下場?

  不服!

  他駱敬華不服!

  很突然的,駱敬華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隨即快速換了一套干爽衣服,拿上酒店房間里配備的雨傘,出了房門后徑直出了酒店,攔了一輛出租車后到幾處地方買了自己需要的東西。

  在駱敬華做這些的時候,有關托爾的身份趙雄他們也通過盧浩那邊的協助查了出來,c7的身份也同樣查了出來。

  看著調查出來的托爾兩兄弟真實情況,趙雄也不由搖了搖頭。

  國家級別、擁有世界頂尖實力的射擊高手,最后反倒淪落成了殺手,落了個開槍自盡的下場。

  想到這些,趙雄下意識的開啟千里眼查看了駱敬華的蹤跡。

  昨天看這家伙的樣子,很顯然是要離開棒子國,就是不知道會去哪里。

  等看清了駱敬華所在的位置后,趙雄嘴角不由抽了一下,這個撲街,竟然到了港島!

  雖然駱敬華到了港島,不過他現在也沒有什么動靜,趙雄也就沒急著動他,不過心里卻是記下了駱敬華來。

  正將千里眼收起,辦公室門被從外面敲響,隨即陳彪走了進來。

  一邊走進來陳彪一邊匯報道:“組長,大佬b的頭馬陳浩南帶著一個律師過來準備保釋大佬b出去!

  聽到這個情況趙雄直接站起身來,說道:“保釋出去沒問題,不過有些事情要先說清楚!

  隨即兩人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了重案組關著大佬b那間審訊室。

  審訊室門口這里留著一頭短長發的陳浩南正和一個西裝革履的眼鏡男在等著。

  目光輕瞥了一眼這兩個家伙,趙雄和陳彪走進了審訊室里。

  暗花這件事大佬b沒有摻和其中,所以他昨晚被帶到審訊室后倒是沒吃什么苦頭。

  也沒人故意吵他不讓他睡覺,所以精神面貌看起來還是挺不錯的。

  見到趙雄和陳彪走進審訊室,大佬b臉色依舊保持著鎮定。

  趙雄沒什么心情跟大佬b說什么廢話,直接開門見山說道:“大佬b,今天過來我不想跟你說虛的,蔣天生進去了,你們洪興內部怎么搞我不管!

  不過在我的管轄范圍內你不要給我搞出什么幺蛾子,不然我不介意把你的堂口給徹底清理掉!

  話我就放在這里了,怎么做,你自己看著辦!”

  說完這些趙雄對陳彪吩咐了一聲:“老陳,讓他滾!

  隨后這邊的事情便交給了陳彪處理。

  大佬b雖然可以被保釋出去,不過保釋金陳彪卻是敲了他一筆狠的!

  等坐上車后,大佬b壓抑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這幫死差佬!

  艸他老母親的!”

  聽到大佬b的粗口,一旁的陳浩南不由出聲問了一句,“b哥,要不要給這些死差佬找點事情干干?”

  惱火歸惱火,大佬b可還沒有失心瘋。

  蔣天生和狼鼠那兩個撲街可是一個新鮮出爐的例子。

  “算了,辦正事要緊!

  馬上召集所有弟兄們聚集,狼鼠留下來的地盤,我們要了!”

  “好!”陳浩南馬上應了一聲,隨即又小聲問了一句,“b哥,蔣天生那個位置?”

  聞言大佬b擺了擺手,“先把狼鼠的地盤吃下來再說,蔣天生的位置盯著的人絕對不止我們一個,那個不能急!”

  “明白!”聽到這話陳浩南點了點頭。

  隨后汽車啟動離開。

  黃瑾的死引起的連鎖反應雖然看不見摸不著,可卻切切實實的影響到了很多人。

  旁人不說,黃瑾一死,影響最大的便是之前一直給他在狼鼠身邊當線人的那個人。

  黃瑾的這個線人對于趙雄來說其實并不陌生,正是何敏的那個不爭氣弟弟何飛!

  昨晚黃瑾出事,加上狼鼠和蔣天生還有大佬b被連夜帶走,何飛就已經知道這次發生的事情絕對大條了!

  在看完電視臺報道趙雄開的那個案件報告會,何飛的心直接涼了大半截!

  狼鼠是完蛋了,這個撲街完蛋對于何飛來說影響其實并不大,對何飛影響最大的是黃瑾的死。

  何飛一直是黃瑾在單線聯系的,他又不是警方的臥底,黃瑾很有可能沒有給他做檔案!

  一旦是這種情況,何飛以后就真的慘了!

  單純的古惑仔和警方的線人這兩種身份還是有很大區別的,特別是在現在狼鼠倒臺,原本的地盤很有可能會被隨時奪走的情況下。

  警方的線人這層身份能夠帶給何飛更多的便利!

  在不大的出租屋枯坐了一個多小時,何飛還是不愿意坐以待斃!

  其實他還有一條后路的,只是不到萬不得已,何飛不想走這一步。

  因為對于這一步路,何飛自己也并不是很有底。

  不過現在情況都已經糟糕到這一步了,何飛也只能是賭一把了!

  下定決心,何飛換上了一件比較正常一點的衣服,隨后拿了傘出去。

  中午十二點的時候,自己開著車回到家里的何敏見到餐桌上那一桌豐盛的菜色不由有些驚訝。

  和趙雄交往了快兩年時間了,何敏現在的變化還是挺大的。

  身材倒是變化不是太大,畢竟之前何敏的身材就已經很完美了,主要是精神面貌,現在的何敏看起來比以前要自信很多。

  當然,溫柔依舊!

  何敏有這個變化其實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趙雄已經跟她攤牌了,何敏并不是他唯一的女人。

  和其余女人共享一個男人,何敏不自信點,能行嗎?

  能被趙雄看上的女人,絕對差不到哪里去的!

  何敏是被何飛的電話喊來的,自己弟弟難得回家一趟吃飯,何敏自然要給面子,不過這飯菜也太豐盛些了吧?

  而且看菜色,自己爸媽也做不出來!

  “爸媽,這是什么情況?”見到這種情況,何敏直接問出了話來。

  何父何母這個時候臉上也是有些糾結。

  何飛見狀還是自己開了口,“姐,這些都是我從飯店里買來的,我難得回家一趟,就沒必要讓爸媽操勞了!”

  聽到自己弟弟這話,何敏不由瞪大眼睛看向他,這還是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弟弟嗎?

  何敏甚至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了。

  直到指尖傳來疼痛,何敏這才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

  可這就更讓她驚悚了!

  “小飛,你該不會是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情吧?”

  聽到自己老姐這話何飛也不由翻了翻白眼,怎么自己家里人問的話都一模一樣的?

  不想解釋那么多,何飛趕緊讓自己爸媽和老姐先坐上飯桌吃飯。

  吃到一半的時候,何父終于忍不住對何敏說了另外一個情況,“阿敏啊,小飛還給了我和你媽五萬塊錢,你看?”

  聽到這話何敏直接放下了筷子,眼鏡片下一雙大眼睛盯著自己弟弟看。

  “小飛,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自己弟弟這些反常行為讓何敏不得不往壞處去想。

  這怎么看,都有一種在托付后事的感覺。

  何飛知道自己這樣肯定會讓家里人懷疑,不過這也沒辦法,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打算能不能如愿。

  現在來這么一遭也只是為了預防萬一,起碼真出了事,自己心中的遺憾能少一點。

  所以何飛目光和自己姐姐對上,非常認真的回答道:“放心吧姐,我真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只是最近我可能要很忙,所以回家來和你跟爸媽好好吃一頓飯而已!

  “真的只是這樣?”何敏還是有些狐疑。

  “珍珠都沒有這么真!”何飛再次肯定的點了點頭。

  見狀何敏這才沒有再多問話。

  不過這個時候何敏心里已經打定了主意,自己不知道何飛什么情況,但可以讓自己男人去查清楚到底什么情況!

  不管怎么說,何飛也是他的小舅子,有了事他總不能見死不救!

  有了這個想法,何敏心也稍微安定了一些。

  何飛則是暗自慶幸自己總算糊弄了過去,隨后一家人這頓午飯總算多了些笑容……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網址:n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商